分类
点滴

再见,2020

这一年注定不平凡,不过也要在平凡的一晚中过去了。

去年的这一天,和大多数人一样,满怀希望带着念想结束第二个十年。我们并不知道接下来一个月内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也不是很想再回忆,不管是好是坏。

分类
技术

macOS 去除 QQ 上下线提示音

QQ 的偏好设置里和提示音有关的项目只有一个,名称写着「消息提示音」,然而它实际上也能控制上下线的提示音——那两个听久了很烦人的声音。如果关掉这个提示音,上下线声音终于没有了,可收到别人消息的那个提示音也没了,所以不能关。

夜晚合盖睡眠,有时候电脑会「自动启动」联网干点活,要是睡觉前没静音,那这时候半夜就会响起 QQ 的上线提示音,差点让人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。

分类
技术

通过 SSH 端口转发操作 K8s

因安全需要,K8s 无法在本地直接访问和操作;这时候本地不能使用 kubectl 执行类似于 apply file 的命令,以及使用 Lens 来可视化操作。

不过有跳板机,所以可以使用端口转发来解决。首先建立一个动态端口转发:

分类
技术

macOS 迁移硬盘后扩容

小硬盘迁移到大硬盘,使用的是傲梅的完整复制;搞完装上新硬盘进系统,一切顺利 😁️。

打开关于本机,发现硬盘后边一大块空间都处于未使用的状态。使用磁盘工具分区功能,删掉后面那块的同时自动扩大前面那块,报错 😢。

分类
碎念

沉鱼

两个月前,不可抗拒的事情发生了,在再三考虑之下,我决定停止更新 WJF,仅作最后的课表维护。

这个决定挺打脸的。毕业的那个月,我内心积极向上,相信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。在校期间不停地见过挂掉的各种平台和服务,觉得挺可惜,不过也能理解。同时,却也认为如果自己有产品,在那种情况下自己会努力坚持下去。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,自认为努力过,更新、修复、服务,不间断。

分类
碎念

夏天的风(三)

文 / 我是小蛀牙

– 11 –

熊猫走那天,我不知道是哪一天。

我曾经尝试过联系他,可是我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过多的联系方式,只好发了一条短信:恭喜,祝顺利。然而并没有得到回复;我猜他那会肯定在生我的气吧。所以,最后我没有去送他,他也没有道别。

分类
碎念

没睡过头的高考

刷微博时看到这个话题,才惊觉今天是以往的高考第一天。毫无准备,高考这个词跳入脑海。

明明是自己经历的一次所谓的人生大事,可现在回想起来却仿佛是很多年前的小事情,很多细节都早已忘记。考场在几楼,座位在第几排,作文是什么,数学题几道没做,那天天气如何——全然不记得。

分类
点滴

游戏人生

第一个游戏应该是俄罗斯方块吧,小小的掌上游戏机,两颗 5 号电池,上下左右不亦乐乎。

不过,属于我自己的第一个游戏机却不是这种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机子。外公在某个下午,带着我去买了一个看起来非常高级的游戏机,体积更小,随机带了几块游戏卡,通过换卡就能换其他游戏。不过我似乎没玩很久,那些经历也变得模糊,一起悄无声息地消逝,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不想伤害到我。

分类
碎念

密码保护:暖心的是你一句话

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,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:

分类
技术

反向蹭网

在一些场景下,比方说出租屋,基本上所有租户都是处于一个局域网内。这时候掏出自己的路由器,把房间里的网线插到 LAN 口(强调,是 LAN),这时候就可以等鱼上钩了。

有些路由器固件(比如 Padavan)是支持 MAN 的,即 WAN 口除了正常地使用(比如拨号),还能再作为另一种 Client。假设张三无意开启了这个功能,将其作为 DHCP 客户端,那么这个路由器就会获取到前面那个作为钓饵路由器分配的 IP 地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