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点滴

游戏人生

第一个游戏应该是俄罗斯方块吧,小小的掌上游戏机,两颗 5 号电池,上下左右不亦乐乎。

不过,属于我自己的第一个游戏机却不是这种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机子。外公在某个下午,带着我去买了一个看起来非常高级的游戏机,体积更小,随机带了几块游戏卡,通过换卡就能换其他游戏。不过我似乎没玩很久,那些经历也变得模糊,一起悄无声息地消逝,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不想伤害到我。

分类
点滴

记得调闹钟

今天是周六,腊月廿四,南方人的小年。本来可以睡个好觉,开个小灶,却因为我司所谓的提前放假,需要补班。行政在昨天下班的时候发了通知,提醒大家周六周日两天都要上班。我没忘记这个事,于是点了收到后就抛到了脑后,没多虑。

结果是,当我早上最后被叫醒时,已经快十点。唏嘘一声,提交了调休申请。锁屏放下手机想继续睡觉,可是好久都睡不着,也许心情还没平复吧,对于我来说迟到太稀罕了。后来开始胡思乱想,发散起了思维。

分类
点滴

再见,2019!

忙碌的一年。

今年是进入社会的第一个完整一年,本来应该会有很多感概,但到了现在,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点啥;太久没扯淡,写作能力都下降了。

分类
点滴

简单生活

看了下去年的周年文章,发现那时候的自己还是太年轻了——今年的我更懒。

年初答应师弟给课表背景色做更新,师弟在开学后也把色值发给我了,但一直到现在我都没去更新,真怕他到大四都没用上新颜色。至于整个小程序的其他方面,Todo 上已经记录下很多了,佛性更新,慢慢排期吧。

分类
点滴

六月的雨

凌晨一点开始,陆续给多个项目发了版。组长在隔壁帮着实习生收尾,PM 在后边等着验收,测试在旁边造着数据,我们似乎都有美好的未来。

「走人了」,同事甲再次发来消息。甲乙约了吃夜宵,十一点多 ta 们先行一步去找店,让我下班后过去。幸运的是,快要两个小时后的现在,外边下起了雨,而我就可以为此让 ta 们不要等我赶紧回去吧。

分类
点滴

猪年大吉

微博挺热的一个话题,讨论的是年味淡了还是我们长大了。

很多地方都开始禁烟花炮竹,老家十八线小地方,虽然没全禁,但和往年相比较,也是少了很多。当年那批孩子长大了,而现在的孩子可能更喜欢玩手机吧。

分类
点滴

离开手机的日子

进水这件事,记得上一次是优盘忘记从口袋里拿出来,转了一轮,晾衣服时才发现。不过优盘抗性加满了,拆开塑料壳晒了几个小时太阳就原地复活。

这次是手机,一个比优盘更加复杂和集成化的设备。

分类
点滴

再见,2018!

懒散的一年。

从同学离开学校去实习,到大家回来办手续准备毕业典礼,我一直待在学校,没想过去找真正的公司实习。当时给出的理由是懒,在网中实习就够了。半年多的实习里,基本都在钻研小程序和杂七杂八的东西,然后就是时不时打打下手。

分类
点滴

二八二五六,二八二五七

经历过国庆后的高峰,慢慢回跌,截至今天,Gifun 终于达成了成就,累计访问人数 30000 人。为什么说是成就呢?因为学校常驻人数就是三万。

往后会不会有四万我不知道,说不定有更方便好用的工具出来了呢,长江后浪推前浪,对吧。

分类
点滴

在我记忆中,除了邪恶就只剩你了

冬至汤圆中秋月饼,今年的汤圆不知道能否吃到,但月饼确实是吃不到了。

月饼其实挺腻的,不想吃太多,可是不吃又会觉得少了点什么。提到月饼,自然而然想到了五仁。虽然名声不好,但有时候我却觉得其实不赖。配点茶依然是美味;也许只是我喜欢吃瓜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