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碎念

沉鱼

两个月前,不可抗拒的事情发生了,在再三考虑之下,我决定停止更新 WJF,仅作最后的课表维护。

这个决定挺打脸的。毕业的那个月,我内心积极向上,相信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。在校期间不停地见过挂掉的各种平台和服务,觉得挺可惜,不过也能理解。同时,却也认为如果自己有产品,在那种情况下自己会努力坚持下去。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,自认为努力过,更新、修复、服务,不间断。

分类
碎念

夏天的风(三)

文 / 我是小蛀牙

– 11 –

熊猫走那天,我不知道是哪一天。

我曾经尝试过联系他,可是我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过多的联系方式,只好发了一条短信:恭喜,祝顺利。然而并没有得到回复;我猜他那会肯定在生我的气吧。所以,最后我没有去送他,他也没有道别。

分类
碎念

没睡过头的高考

刷微博时看到这个话题,才惊觉今天是以往的高考第一天。毫无准备,高考这个词跳入脑海。

明明是自己经历的一次所谓的人生大事,可现在回想起来却仿佛是很多年前的小事情,很多细节都早已忘记。考场在几楼,座位在第几排,作文是什么,数学题几道没做,那天天气如何——全然不记得。

分类
碎念

密码保护:暖心的是你一句话

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 😑

分类
碎念

有你就好

四年,作为一个周期,最初的认识是闰年。每四年一个 2 月 29 日,小时候觉得真神奇。后来长大的过程中,又知道了四年一届的奥运会和亚运会。

2008 北京奥运会和 2010 广州亚运会是小时候记忆最深刻和自豪的运动会,长大后对他们兴趣下降,亚运会不再关注,奥运会也只是知道名字——2012 伦敦奥运会,2016 里约热内卢奥运会,2020 东京奥运会。

分类
碎念

密码保护:将故事写成我们

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 😑

分类
碎念

消失的下雨天

那晚在草堂湾吃完,想去旧饭买果茶,再去操场坐一下。

到了南门,自觉地走向侧门,打开校友卡给保安大叔看。大叔熟练地按下开关,然后我轻快地走进校园——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子发生。

大叔一边看着旁边的外卖小哥做登记,一边问我:「这么晚了,进学校干什么?」

分类
碎念

夏天的风(二)

文 / 我是小蛀牙

– 5 –

我的院公选课程在晚上。

上了很久的课,我也不曾发现饺子和我选了同一门,而且是同一节。第一次知道的时候是学期中后期,老师突然点名。

分类
碎念

夏天的风

文 / 我是小蛀牙

– 1 –

我和熊猫是在新生群里认识的,我不知道他认不认识我,但是我注意到他了,当时的感觉就是这个人好厉害哦,我自卑了。

分类
碎念

思念像底格里斯河般的漫延

三年六学期,选六次课。前两年选公选课和体育课,后一年选专业课。

从入学开始,前辈们就代代相传教务系统的可怕和可恨,没有选课——只有抢课和捡课。拼的是运气和人脉,运气好自己就能选上,人脉广几率就成倍增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