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碎念

沉鱼

滚打几年后的回忆录

两个月前,不可抗拒的事情发生了,在再三考虑之下,我决定停止更新 WJF,仅作最后的课表维护。

这个决定挺打脸的。毕业的那个月,我内心积极向上,相信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。在校期间不停地见过挂掉的各种平台和服务,觉得挺可惜,不过也能理解。同时,却也认为如果自己有产品,在那种情况下自己会努力坚持下去。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,自认为努力过,更新、修复、服务,不间断。

现在回想起来,很久之前就筹划着大更新,2.0 版本,服务端和用户端都一起搞的全新版本。备忘录里有着陆陆续续收集的各种建议和反馈,都是想放到 2.0 里。

19 年的年初,有位师弟提了一个反馈,希望能更新下课程配色,并且在寒假里帮忙调了十几个色值给我。按照计划,我应该会在寒假结束前上线这一更新的。事实上最后并没有,至于为什么,自己也不记得了。那个时候的自己是经历了什么而被影响了吗?这些色值如今依然在我的 Keep 里,可是应该再也用不到了。对于那位师弟,很是抱歉;他现在可能要准备实习了吧?真的没机会使用了。

断更的原因,是懒惰,还是什么?是不是所谓的初心真的变了?

我承认原因里有一点懒惰的因素,因为目标无法提供充足的动力,而人(我)的本性就是懒,从最初的一点点到后面越来越多的债,真的不想处理了。

第二点,纠结,然后导致阻塞。因为是计划做大版本,想着重写服务端,新语言新技术新功能。而那时候的自己,在多方面的因素下,重写服务端不会很顺利。「在做了在做了(开始新建文件夹)」,这种事确实也发生了——我花了若干分钟,想了一个自认为很厉害的名字(服务端代号),然后新建好了 GitHub 仓库;再接着,仓库就长草了。服务端没写,就不想重写用户端;新版没动静,就没心思去维护当前线上版本。一个个的,如同节假日高速路上的汽车,都塞得死死的。

第三,初心动摇。在学校里的时候,「闲到长草」;我要做全校最好的平台,冲;用户量好大,嘿嘿。不管是身体还是内心,在距离上都和它的本质很近;可是后来,随着时间拉长距离拉远,一切都看淡了。手上有工作是一回事,另一方面,这个东西再厉害有啥用呢。带着它参加比赛直接失利,也算一个点吧;那时候看了入选作品,感觉从质量上来说一个能打的都没有,可是它们就是入选了。

去年上半年连续三个月回了三次学校,感觉到自己对学校的感觉一次次地变淡了。

第一次回去的时候,情绪高涨:毕业半年多,终于回来了,我好特么地激动哇!那一次是特地回去看看,散散心,喝杯果茶。一个月后去了第二次,是自己系的师弟师妹拍毕业照;其实社团前辈怎么可能特地请假回来和后辈拍毕业照对吧,才没有我这么傻呢;其实我也没认识多少师弟师妹对吧;我好像只是远远地,在边台上看着下边的人群们,「热闹都是他们的,我什么也没有」,啊,我拍毕业照是一年前的事了。

这两次回去,都是自己一个人;从南到北逛了学校很多地方,又去南门走了一圈,回到第一次在南门吃饭的那家店的旧址前怀念一下,一个人在坐满人的店里格格不入地独自吃喝。

又过了一个月,去了第三次,不过这次是和老乡们一起去,参加了老乡兼老同学的毕业照活动。热闹这次也属于我了,我不再是来怀念什么,我只是和朋友们来吃喝玩乐。

此后,我以为后面会很久再也不会回去了,机缘巧合,四个月后的国庆,又重逢。那天晚上吃完饭想进学校逛一下操场,可是南门那个保安大叔并不友好,「国庆假期特殊期间不能随便进,噢,你有校友卡?身份证件拿出来,填下表」。磨磨蹭蹭过了好一会儿,才踏入了这个熟悉又陌生的校园。没去多远的地方,只是在操场边上坐着吹了吹风。操场上的同学来来往往,一堆堆的,曾几何时,我也和老乡们在那坐着玩过。风有点凉,走吧。

开始懂了,我怀念的是那些人,而不是那个地方。


一直以来我都很好奇,为什么毕业即离别在我身上体现得异常明显。好友列表里本来还按着时间分了小学初中高中,后来才统一都划到了同学一栏下。不过,不管是哪个时间段,又或者当初是否玩得好,我和他们之间都没区别地不再有联系。

我没需要联系他们的地方,普通的我也不需要被他们所联系,开始减少联系,社交途径换代,失联。

社交途径换代可能是一个很重要的催化剂。这个好友列表其实指 QQ 好友列表,但是现在这里边很多都已经永远灰色。

大学期间我有过几次对别人来说很费解的操作——单方面删除微信好友。我从来都没认可过这款软件,每天都在看着网友们怎么教张先生做微信。那时候脑袋被夹过的我有了一个想法,只要我删掉你,你要找我的时候找不到,那你就会通过其他渠道来找我;而我如果需要找你,那我也会通过你的社交渠道——微信——进行联系。在这种想法下,我若干次删了很多好友,以至于老乡们、老师们都拿我说梗,「你是不是被菜头删啦」,「菜头可不轻易加别人好友」。

在这种影响下,我没有进班级微信群、年级微信群;听人说这些群里时至今日有时候还是会有些交流,不过我都看不到了。好友方面,也只有很少量的人。庆幸的是,我还留着一个同乡群,看着这群人时不时冒泡,才让我感觉到其实我还是有大学同学的。

我们公司使用的是钉钉,这让我一直都很感激;虽然不可避免的还是会在微信上开展一些活动。这几年过去,对于这款软件我也算是没有当初那么激进了,不过还是希望未来会更好。

后面还有几个点,可是时间不够了,有机会再说。

某天拍摄的宜家鲨鲨

“沉鱼”上的2条回复

其实,大可不必去怀念一个地方,地方本身并没有意义,只有爱过的那些人停留过,才赋予了那个地方一些特殊的意义。

WJF是个非常优秀的作品,讲道理,我一度想要加入一起开发,但是我的惰性和玩性让我止步不前,直到好友们逐个离开那个地方,我对那里的情感也一天天的淡去。

现在可好了!连名字都没了,它只能永远活在我们的回忆里了,以后也不会有吉珠了,只剩下我们这些曾经的吉珠人,翻开新的一页,把失落留给页脚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