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技术

使用 fstab 自动挂载 Samba

虽然 NFS 性能好,但抵不过 SMB 兼容性高啊——实际上是设备不支持 NFS 🥲 。

首先安装 CIFS(Common Internet File System):

sudo apt install cifs-utils
分类
点滴

博弈:取球

有两堆球,A 堆 10 个,B 堆 8 个,甲乙两人轮流选择其一取球,每次至少取一个,至多取该堆全部,谁取了最后一个球即败者。问,先手怎么取球才可以必胜?

压缩一下题目,设 A 堆 3 个,B 堆 1 个。这时候发现并不行,如果先手甲(后同)把 A 堆全取了,那乙必输——这不是博弈,而是乱杀。

分类
碎念

夏天的风(四)

文 / 我是小蛀牙

– 18 –

2020 年确实是不容易的一年,刚开始复工我就被单位辞退了,和那个远在湖北的小伙子一起被辞退的——理由是我们表现不符合岗位需求。

收到通知的那天,我没有伤心,只是觉得今年太特殊,被辞退这太正常不过了。接下来几天我回去完成交接工作,大家都对这事只字不提,甚至没有日常交流,让办公室的氛围异常凝重。直到最后一天下班,同事们聚在一起说要出去吃饭,我才感觉到大家恢复了往日的元气。

分类
技术

使用 Envoy 对 gRPC 服务进行负载均衡

Kubernetes Service 的负载均衡代理不支持 gRPC,需要通过其他手段来实现。因集群的其他限制,最终选用 Envoy Proxy。

Envoy 可以作为 Sidecar 和服务在一块,不过考虑到集群内有多个 gRPC 服务,故将其作为单独的服务进行部署,这样子,所有 gRPC 请求都指向 Envoy 即可。

分类
点滴

再见,2020

这一年注定不平凡,不过也要在平凡的一晚中过去了。

去年的这一天,和大多数人一样,满怀希望带着念想结束第二个十年。我们并不知道接下来一个月内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也不是很想再回忆,不管是好是坏。

分类
技术

macOS 去除 QQ 上下线提示音

QQ 的偏好设置里和提示音有关的项目只有一个,名称写着「消息提示音」,然而它实际上也能控制上下线的提示音——那两个听久了很烦人的声音。如果关掉这个提示音,上下线声音终于没有了,可收到别人消息的那个提示音也没了,所以不能关。

夜晚合盖睡眠,有时候电脑会「自动启动」联网干点活,要是睡觉前没静音,那这时候半夜就会响起 QQ 的上线提示音,差点让人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。

分类
技术

通过 SSH 端口转发操作 K8s

因安全需要,K8s 无法在本地直接访问和操作;这时候本地不能使用 kubectl 执行类似于 apply file 的命令,以及使用 Lens 来可视化操作。

不过有跳板机,所以可以使用端口转发来解决。首先建立一个动态端口转发:

分类
技术

macOS 迁移硬盘后扩容

小硬盘迁移到大硬盘,使用的是傲梅的完整复制;搞完装上新硬盘进系统,一切顺利 😁️。

打开关于本机,发现硬盘后边一大块空间都处于未使用的状态。使用磁盘工具分区功能,删掉后面那块的同时自动扩大前面那块,报错 😢。

分类
碎念

沉鱼

两个月前,不可抗拒的事情发生了,在再三考虑之下,我决定停止更新 WJF,仅作最后的课表维护。

这个决定挺打脸的。毕业的那个月,我内心积极向上,相信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。在校期间不停地见过挂掉的各种平台和服务,觉得挺可惜,不过也能理解。同时,却也认为如果自己有产品,在那种情况下自己会努力坚持下去。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,自认为努力过,更新、修复、服务,不间断。

分类
碎念

夏天的风(三)

文 / 我是小蛀牙

– 11 –

熊猫走那天,我不知道是哪一天。

我曾经尝试过联系他,可是我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过多的联系方式,只好发了一条短信:恭喜,祝顺利。然而并没有得到回复;我猜他那会肯定在生我的气吧。所以,最后我没有去送他,他也没有道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