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碎念

夏天的风(三)

我永远记得,清清楚楚地说要热死我。

文 / 我是小蛀牙

– 11 –

熊猫走那天,我不知道是哪一天。

我曾经尝试过联系他,可是我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过多的联系方式,只好发了一条短信:恭喜,祝顺利。然而并没有得到回复;我猜他那会肯定在生我的气吧。所以,最后我没有去送他,他也没有道别。

因为熊猫打听我的这个事由,我开始伪装自己,说话总是虚虚实实的。朋友说我太飘忽了,不知该相信我的哪句话,而我每次都只是拉起嘴角笑笑说:「你猜。」

又到了为下学期选课的时候,虽然我作为可能是宇宙最后一个发现原来院公选可以选网络课的人,但机智的我早就联系了饺子,让他帮我选一门。

他依然是那么的冷漠:「哪一门?」

「随便一门,要三分的!」

选课那天,由于我和室友去了市区玩,手机信息都忽略了,结果这一天,饺子除了帮我选了网络课,还帮我选了一门晚上去大教室上的课。他「擅自作主」的原因居然是——我学分不够,按这种情况下,大四了还得去上院公选——我哭笑不得。

第二学期,即使不太愿意修这一门课,我还是去上课了。在课堂上我发现了饺子也在,并且,整个系就只有我和他修了这一门课。我猜没有人会再像他那么傻,在可以选网络课的情况下还到教室修学分了;但我后来也知道了他选择去教室上课是另有原因。

– 12 –

南方的三月天,不是下雨就是阴天,到处灰蒙蒙的,真不适合户外活动。

我的自行车早就不骑了,加上这种天气,又是风又是雨的,即使一个人,我也只能走着去上课。

前一天我的伞就被吹坏了,白天上课是阴天,晚上出门的时候无雨,我便快快走去,想着回来的路上也就小雨,即使淋湿了回来马上洗澡就好了。可是下课前半小时外面突然开始响雷——这大概就才春雷了吧,还下起了中雨,虽然也可以回去,但是我怕遭雷劈,还是不敢冒雨跑回去,只好盼着雨能小一些,或者刚好有校园巴士经过这一区。

我一边东张西望一边玩着放在作业上的手机。

渐渐地,教室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,我打算出去看看雨是不是会小一点。教室门外,看到饺子拿着雨伞站在一边玩手机,我大惊,坏笑道:「哇!你良心不安?!知道我没伞不好意思自己回去?还是在等某同学啊?」

我知道他喜欢中文系的一个女生,这个女生和我们修了同一门院公选课。

我有个很不好的习惯,上课很容易走神,总是突然就盯着某个方向发呆。有次上课我迟到了,坐在角落里,刚好盯着饺子发呆,发现他视线离不开这位女同学,于是我就发现了他暗恋的事情。但是我也没说破这个事,只是在单独和他聊的时候偶尔(故意)提起这个事。

饺子不知所措,此时某同学从后门和同学说说笑笑地走出来,饺子憋得脸都红了,我挽起他的手:「走吧!」

回去路上,我找着话题。

「这个天真适合吃火锅呀,下雨天,喝着小酒,涮火锅,绝了!」

他无言。

到了之后我一把抢过他的伞,「谢谢啦」,快步从他宿舍楼下溜走。

第二天上早课课间,再把伞还给他时,他还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我不禁感概,现在的小孩子只知道情爱,不懂学习。

还记得那个时候刚好在看「请回答1988」,娃娃龙说,「现在的孩子只懂求根公式,不懂人生」。我看也不全是,有的人不懂求根公式,也不懂人生。

– 题外话 –

后来似乎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,想了许久也记不起那个时候的事情。暑假是怎么过的也已经没了记忆。故,以后想起了再说吧。

– 13 –

大三,很少课但也不悠闲,同学都在争取最后一年冲刺,考四六级。

我上了几个月的课就憋不住了,去了市区一个朋友的公司实习;一个星期除了上课会回学校,其他时间就是在那边待着。

实习生是怎样的一种生活呢,大概就是有苦不敢说吧,干最累的活,拿最低的工资,也不敢坑声。领导问起来的时候,也只是满脸假笑说「不辛苦」。

经过几个月的社会毒打,人变得越来越憔悴。春节前更是煎熬,胃病犯了,睡得不好,跑回学校考试的路上差点就倒下了;Leader 看不下去,允许我在学校里边复习边工作。虽然不用跑来跑去,但每天还是把工作任务完成后才敢复习。

由于每晚熬夜复习刷题,人瘦得厉害。春节回家的时候,瘦得和高考那个时候一样,爸妈心疼得直说:咱别去了,等上完下学期的课就回家里,去 XX 那上班,朝九晚五,轻轻松松的。

不过,我等到春节结束就回去上班了。因为那个时候还没开学,不上班的时候我也只能待着实习单位那边「义务加班」。

最累的时候就是节后处理年底积压的项目时,为了上线,我陪着各位大佬连着两个星期加班,上线前两天直到凌晨两三点才下班。

后来开学了,项目都完成得差不多了,我就结束了我短暂的实习期。

两个月后,我拿着这份工资去了一趟长沙,觉得特别有意义。并不是因为旅行的意义,而是成长的意义。虽然偶尔想起也会觉得自己在浪费青春,即使学的东西在现在看来并没有什么用,但还是很感激那个时候能独自一人去经历那么多。

– 14 –

从长沙回来之后,很快就迎来了复习周。

待在寝室里复习的我总是走神,天气又闷热得很,我收拾了一番之后决定出去溜达溜达,喝点冷饮。

等车的时候刚好遇到饺子,问他去哪,他说去拍照。我暴汗:这种天气去拍照,怕是想不开吧?他接着说:图书馆前的荷花开得正好呢。

我听到图书馆三个字的时候,怔了一下;我已是许久没去过图书馆了,但是心里已经释然,大概是成熟了一些,不会再去记挂那些让人难过的事。

「妙!那我也去看看!」

饺子皱着眉头看了我一眼。

我们之后一起在图书馆下了车,走近荷花池,迎面吹来了一股热浪。我看他拍了几张照片后,实在热得受不了,去了阴凉处待着,他则在那边拍了一圈才满意地离开。

之后我们去了喝东西,然后遇见社团里的小伙伴,他们刚结束活动准备要聚餐,我们俩也被拉着一起去了。聚餐期间大家都感叹时间过得快,马上又是毕业季了;喝了一杯,玩起了真心话的游戏。

回去的路上,当初留任的小伙伴说社团要凉了,听说要换管理者,大家都害怕而不敢留任。优秀的社员各有想法,喜欢的都留不住。唏嘘,可是,当年,我们何曾不是呢。

之后的两周过得很快,就像相机的快门闪了一闪,我们就结束了最后的考试,迎来了大三暑假。同学们都找到了自己心仪的实习单位,开启新的篇章。而我却回了家里实习,每天也就上班打卡,然后等,打卡下班,手机里反复刷新着微博朋友圈,枯燥而无味。

– 15 –

同学们的实习期看起来很有意思:有的从斟茶倒水扫地拖地做起——河马则是其中一个;有的直接拉去甲方现场充当技术人员;总体概括起来都是打杂。

但是大部分人都并不快乐——因为累,因为人际关系,或因为不被重用。我们总是在小群里说着怀疑人生、吐槽领导与同事的小话题,偶尔穿插着当下的八卦新闻。

我们有个叫老虎的小群,里边有我、河马、饺子,还有一个后来的柚子。这个群是当初新生群里同专业又眼熟的我们几人组起来的,就为了分享小道消息。

刚上大一那会我们会说着各个课程的任务,共享作业,后来是期末考试期间分享真题的时候才活跃一小段时间——可以说是个死群了。反而是实习期开始之后,这个小群又活跃了起来。

较为活跃的是河马——主要是他这个清洁阿姨的身份太搞笑了,基本上每天都吐槽着公司抠得连清洁阿姨都不请的事,每次我和柚子要喝水的时候就会在群里艾特他「加点水」。饺子最不活跃,说话的时候一般都是问河马一些关于技术上的话题,或分享各种链接,偶尔也会吐槽一下我和柚子的幼稚行为。

有一次,饺子在年级群里发了一长信息,大概是他所在公司的招聘信息。柚子在小群里调侃说:「我可以当你的小弟吗?」我看见之后也复制粘贴,河马看见了也复制粘贴。饺子觉得无趣,分别回了三个句号。

晚上下班后,我私聊饺子:「你觉得我可以去吗?」

「可以,但不建议来。」

「为何?」

「怕你熬不住。」

「惊了」;他没有回我。

过了两天,我看到饺子凌晨两点发布的动态:「奶茶可以加糖,而我连奶茶也没有。」我心想他估计是出了什么难过的事吧,于是点开了他的聊天框;想了一会儿写下备注:「走!全糖奶茶喝起来!」,给他发了个红包。过了许久,他才回了一个表情;半天过去,午休的时候他又发了一张全糖加冰的图过来。我不禁感慨:真好!

– 16 –

这天,天蓝得格外清澈。

下班回家的路上,小五说她谈恋爱了。全程只顾着八卦她怎么脱单的我,差点就要撞翻了别人的小摊位。老板用着无法描述的语气说道:「看啥呢,笑得合不拢嘴,路也不看。」我笑嘻嘻地打诨:「喜事,嘿嘿。」

女生谈恋爱的时候眼里只有对象,曾经秒回的好姊妹则会变成「消息不再秒回,只有被对象鸽了才会想起」的备胎。

刚开始的时候挺不爽的:吐槽的话,她总是第二天才会回我,甚至过了两三天才发现原来自己没回复我的信息;想约她出去玩的时候,总是收到说已经和对象约好了的回复。但是,当她被对象鸽了而来约我的时候,我又特别高兴。也许,这就是备胎吧。久而久之,就习惯了。

有天夜里,我又被鸽了,在小区旁的公园里散步,吹着夏天的晚风,看着天边的一轮弯月,突然情绪病发作,拍了个照片发动态:能不能给没有快乐的人来一颗糖。

回家以后,躺了许久也未能入睡,翻动好友列表,挨个点开查看他们的相册与动态。

突然收到一条来自饺子的信息——一个 Emoji 的糖。

「老板,有没有巧克力味儿?」

「没有。」过了会,他又发了个红包,备注着一句话:「没货,退款」。

「再也不会快乐了。」放下手机,我昏昏沉沉睡去。

第二天起来看见他发了一条没有配文的动态:#收购快乐.JPEG。

隔天晚上,饺子又发来一张图片,他用相机拍的月亮,旁边的星星格外明亮。

「上天台吹风,发现有月亮。」

我有点羡慕,「真好看」。

「还是第一次在 S 市看到月亮。」

「S 的天气这么差吗?」我不解。

「没有,忙的。」

后来我们又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,最后不禁感慨,在外工作不易,还是家里舒服。

当然,当代年轻人的生活不仅仅只有朋友、八卦、工作与负能量,还有当代社交礼仪之长辈安排的爱情。

八月初,家里托人介绍了一个对象,是某家的乖儿子。我本是打算应付一下,并没打算发展,可是好朋友说我该尝试一下,过点不一样的生活。

于是我和这个人就聊了起来。这里姑且叫他做林总吧。林总是公司的老员工了,表现优秀,实习期还没结束公司就帮他转正,毕业之后他也没想过要跳槽,便继续留在公司,这一干就是六年。

聊起来,发现他确实是个不错的对象,话题且算投机,性格也不差,可是就是太忙了,好不容易才盼来了一个他休息的周末,来 D 市找我玩。

那是和林总第一次见面。他先认出我来,然后很主动地给我拿东西。我们就像计划的一样去看电影和吃晚饭。因为是临开影前五分钟才到影院买的票,只剩下第一排了,于是两个人仰着脖子看完了电影。过程中,我感受到他时不时就看我——也有可能是因为仰得脖子累而低头休息一会。因为见面的前一晚我没有休息好,后半场我就靠着椅子睡着了。

后来电影散场,我们去吃了饭,喝了奶茶,最后他送我回家。

– 17 –

后来,没有后来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