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碎念

有你就好

四年,作为一个周期,最初的认识是闰年。每四年一个 2 月 29 日,小时候觉得真神奇。后来长大的过程中,又知道了四年一届的奥运会和亚运会。

2008 北京奥运会和 2010 广州亚运会是小时候记忆最深刻和自豪的运动会,长大后对他们兴趣下降,亚运会不再关注,奥运会也只是知道名字——2012 伦敦奥运会,2016 里约热内卢奥运会,2020 东京奥运会。

分类
碎念

密码保护:将故事写成我们

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,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:

分类
碎念

夏天的风(二)

文 / 我是小蛀牙

– 5 –

我的院公选课程在晚上。

上了很久的课,我也不曾发现饺子和我选了同一门,而且是同一节。第一次知道的时候是学期中后期,老师突然点名。

分类
碎念

夏天的风

文 / 我是小蛀牙

– 1 –

我和熊猫是在新生群里认识的,我不知道他认不认识我,但是我注意到他了,当时的感觉就是这个人好厉害哦,我自卑了。

分类
碎念

思念像底格里斯河般的漫延

三年六学期,选六次课。前两年选公选课和体育课,后一年选专业课。

从入学开始,前辈们就代代相传教务系统的可怕和可恨,没有选课——只有抢课和捡课。拼的是运气和人脉,运气好自己就能选上,人脉广几率就成倍增长。

分类
碎念

最好的我们

某次聊天中提到了社团,让我想起了这些年管理公众号的日子。

大一从干事的身份开始做起,第一次接触了微信公众号这一新媒体。花了挺长的时间摸索着整个管理后台,又花了更长的时间学习使用当时其实特别不好用的图文编辑器。部长当时还申请了一个公众号小号,提供给我们练习使用,可以在上边随意地发布图文。

分类
碎念

我的天空今天有点灰

南门的店一直在变,意诺谱的招牌一直在那看着,时间就是这样。

如果微信后来没开放个人主体的小程序,如果我能满足于截图当课表,如果有人拉住我。

分类
碎念

花朝月夕

Junior,较年幼的、较年小的。

告诉自己,才 18 岁,凭什么压力那么多?你们都说,以后要认真学习,不搞其他;但最后,坚持下来好难。

高中时期,教室食堂宿舍,三点一线,现在的你们无比憧憬,但再也回不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