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碎念

消失的下雨天

那晚在草堂湾吃完,想去旧饭买果茶,再去操场坐一下。

到了南门,自觉地走向侧门,打开校友卡给保安大叔看。大叔熟练地按下开关,然后我轻快地走进校园——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子发生。

大叔一边看着旁边的外卖小哥做登记,一边问我:「这么晚了,进学校干什么?」

分类
碎念

思念像底格里斯河般的漫延

三年六学期,选六次课。前两年选公选课和体育课,后一年选专业课。

从入学开始,前辈们就代代相传教务系统的可怕和可恨,没有选课——只有抢课和捡课。拼的是运气和人脉,运气好自己就能选上,人脉广几率就成倍增长。

分类
点滴

猪年大吉

微博挺热的一个话题,讨论的是年味淡了还是我们长大了。

很多地方都开始禁烟花炮竹,老家十八线小地方,虽然没全禁,但和往年相比较,也是少了很多。当年那批孩子长大了,而现在的孩子可能更喜欢玩手机吧。

分类
点滴

在我记忆中,除了邪恶就只剩你了

冬至汤圆中秋月饼,今年的汤圆不知道能否吃到,但月饼确实是吃不到了。

月饼其实挺腻的,不想吃太多,可是不吃又会觉得少了点什么。提到月饼,自然而然想到了五仁。虽然名声不好,但有时候我却觉得其实不赖。配点茶依然是美味;也许只是我喜欢吃瓜仁。

分类
点滴

火车朝前开去哪并不重要

我喜欢热闹,用现在的词来说,就是沙雕群友们给我带来了欢乐,每天都能学到数不清的知识。

那年扣扣还是主要的工具,微信还是 5.x。当时我是个淘宝客服,每天来回切换着旺旺和扣扣,从早到晚群消息基本没停过。看着师兄师姐的介绍,未谋面的同学们的问候,我对大学充满了憧憬。那时候我天真的认为就和书里看到的一样,到了大学就轻松了:

分类
点滴

我有茶你有酒吗

看了下归档,十分惭愧,今年如果不是下决心把亲密接触搬运完,这里肯定都长满草了。

平时也有不少想法,但真正写出来的没几个。或许是因为文笔不好,也可能是因为懒,当然,我更觉得后者是重点。

分类
点滴

节日快乐吖

小时候的圣诞节只存在于年历上,每年到这一天,就知道这本将近 400 页的年历快要撕完了。那时候没有手机没有网络,看着星空卫视感慨下一年又将结束。

高一那年是第一次过圣诞。学校还没有那么严,全校晚自习取消,让我们嗨。陈亮自费给我们班同学各送了一个苹果,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,原来 24 号叫做平安夜,苹果代表平平安安。不过那晚我并没有在班里和他们玩,而是和 H 在宿舍。收获不是没有,拿着 5233 拍了视屏,阿伏伽德罗常兽。第二年第三年学校不让玩,高一那年也成了唯一一次。

分类
点滴

你是我朋友

这是一条坑坑洼洼的路,有的坑很深很深,乌漆麻黑的。但我还是一步步奋力前进着,因为我知道,在尽头,有着我想要的东西。

一路上并不寂寞,我认识了一些朋友,大家相处的不错。

分类
点滴

一个人的心塞

你心塞了,压抑着很难受。受不了,想找人诉说,翻遍好友列表,没有一个人合适。这个时候才明白,自己一直是一个人。小说里那种可以无所保留告诉对方心事的闺蜜基友,自己并没有。小说一直都是小说。

你不想告诉家人,因为觉得这不算事。又或者,是自己在逞强。但你明白,不管什么原因,绝不会让家人知道。你要装的风风光光的样子。